理论园地
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连载 第三讲)
2015-08-11

孟令涛

 

第三讲 冲决“铁桶计划”,红军踏上征途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始终是蒋介石独裁统治的心头之痛。蒋介石一连5次发达发动围剿。前3次,由于毛泽东采用灵活机动,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都以少胜多,取得了反围剿的胜利。红军不但没有被消灭,中央苏区反而扩大了,赣南、闽西、浙北红旗连成一片。1934年7、8月间,国民党军又大力向中央苏区推进。9月下旬,蒋介石在庐山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蒋介石和他的首席顾问、德国人赛克特策划、制定了一个唤作“铁桶计划”的战略方案。计划的要点是攻下红都瑞金,一举全歼中央红军。蒋介石调集150万部队,各部队每天向前推进10里;每进10里,后继部队便拉上一道铁丝网,构筑一道以堡垒为主的火力网,步步为营。计划在一个月内,部队前锋逼近瑞金城下。届时,在瑞金四周竖起30重铁丝网,30层火力封锁线,配备1000辆军用卡车。这阵势,非一口吞下中央红军不可。蒋介石非常自信:“剿共大业,毕其功于此役”。其实,蒋介石直至败退台湾,都不知道这让他心满意足的最高机密的“铁桶计划”,第二天就落到了共产党手中。传出这“铁桶计划”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新任命的国民党赣北第四行署专员兼保安司令莫雄。

莫雄,广东英德县人参加过黄花岗起义,参加过“护国讨袁”,参加过讨伐陈炯明的东征,国民党“老党员”,曾参加过孙中山大本营的警卫工作,原任国民革命军师长,北伐时一度与蒋介石共事。北伐结束后,蒋介石以少将参议的空闲头衔剥夺了莫雄的军权,部队遭到了缴械遣散。1934年1月,莫雄应国民党第二路军总指挥薛岳的邀请,到南昌工作。昔日好友、时任蒋介石侍从秘书长杨永泰举荐,出任国民党赣北第四行署专员兼保安司令。岂知,莫雄离开蒋介石以后,在上海与昔日部下、早已是共产党中央特科“红队”(专门清除党内叛徒的地下工作者)的项与年相遇,并受其影响和教育,思想开始倾向进步,与中共领导人周恩来、李克农建立了联系,成为中共特科重点统战对象。这时,项与年等十余名中共地下党员被安排在他身边工作。项的公开身份是保安司令部机要秘书。为了配合莫雄“剿共”,迷惑蒋介石,红军游击队和苏维埃政府减少在德安地区的游击活动,佯装败退,给莫雄创造“剿共战绩”。国民党江西省主席信以为真,嘉奖德安专区“剿共得力,全省第一”,并授予德安地区“模范区”荣誉。蒋介石极为高兴,传令嘉奖。这次蒋介石策划“铁桶计划”的庐山会议,破格邀请莫雄上庐山,安排具体实施方案。

莫雄回到司令部,立即找来地下党员刘哑佛、卢志英商量,如何尽快将这重要情报送到瑞金,好让中央红军赶快脱离险境。大家一致认为,项与年回你讲客家话,熟悉当地地势地貌,和交通线,决定由项与年执行这项极其重要的任务。“铁桶计划”全部文件约有三、四斤重,内有包围表、计划书、指示命令等几十份,还有蒋介石语录,指示汇编及其他小册子,每一份文件上都打着“极秘密”印记,并按名单编了号码。莫雄将文件全部交给了卢志英。卢志英、项与年先将其中的要点以特急电报发往瑞金。接着,连夜用密写药水把情报上的敌兵力部署、火力配系、进攻计划、指挥机构设置得等逐一写在四本学生字典上,直到天边吐白才将“铁桶计划”密写完毕,交给项与年送走。项与年先将作战图用透明纸描摹下来藏于安全地方。由于自己体格修长,文质彬彬,就乔装成教书先生出发了。当时江西境内战云密布,戒备森严。“教书先生”越来越难通过哨兵的盘查。项与年只好在山林里面穿行,白天休息,夜间赶路,翻山越岭,尽量避开大路。经过多天的艰难跋涉,没饭吃,没水喝,衣服已破烂不堪,骨瘦如柴,俨然就是一个乞丐。到达兴国,项与年发现,国民党军的封锁更加严密,几乎每个村庄都有碉堡,每个山头路口均有岗哨。他不得不再躲进山林,寻机前进。项与年心急如焚,时间一点点过去,中央红军危险步步逼近,中国革命,千万红军战士的生命危在旦夕。想到这些,项与年抓起一块石头,忍着剧痛,敲下四颗门牙,索性彻底像个乞丐。否则,前面的路寸步难行。果然,第二天,他的双腮严重肿胀,面部变得狰狞可怕,完全成为让人讨厌的老叫花子。他将四本字典藏在满是污秽的布口袋里,上面放着乞讨来的馊味扑鼻的食物,打赤双脚,疯疯癫癫地向敌人的岗哨走去,站岗的避之唯恐不及。以这样非常特殊的方式,项与年混过了敌人一个个哨卡,于10月7日到达瑞金,在沙洲坝找到临时中央,亲手将“铁桶计划”交给周恩来。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临时中央迅速作出决定,于10月10日,8万6千名红军战士告别红都瑞金,踏上漫漫长征路。

其实,蒋介石从一、二、三次对红军的反革命 围剿中,深知消灭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是不可能的事。表面欲剿灭红军,实际上想一箭双雕。蒋介石说:“不问共匪是南下或西行、北进,只要他们离开江西,就除去我的心腹之患”。蒋氏还有一块心病,就是各路军阀拥兵自重,形成割据局面。他对文胆陈布雷说:“川、黔、滇三省各自为政,共军入黔我们就可以跟进去,比我们专为图黔而用兵还好。川、滇为自救也不能不欢迎我们去,更无从借口阻止我们去,此乃政治上最好的机会,今后只要我们军事、政治、人事、经济调配适宜,必可造成统一局面。”蒋介石首席军师杨永太揣度蒋介石的心思,就向蒋介石进表《万言书》:对内,“削藩”,即借剿灭红军之口实,铲除各路“诸侯”;对外,消灭红军。此乃一箭双雕,不可谓不毒也。杨永太其人来头不小,1880年生于广东茂名,先后毕业于广东高等学堂和北京法政专门学校,早年追随孙中山投身民主革命,后离开孙中山加入政学会,先后出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广东省省长。1928年初,在上海结识蒋介石。蒋介石十分赏识他,接受过严格的旧式教育,又曾留学日本,“既擅文事,又长武备;既懂立法,又精行政”,对天下事胸怀宏韬大略。蒋介石对各路军阀头痛不已,杨永太数语道破,顿觉心明眼亮,立即任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议,一跃而成为蒋介石“首席智囊”,视其若“诸葛亮”的《出师表》“三分天下”:逼迫红军移师西去、铲除各路“诸侯”,老蒋独坐天下。历史演演绎出来的却是另一番事实。

 

讲座者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孙悟空能钻进牛魔王老婆肚子里借来芭蕉扇熄灭妖火,共产党人同样能从国民党的心赃里取出最高机密,让红军跳出蒋介石的铁桶计划。蒋介石一直到败退台湾,也想不通到底是谁泄的密。

 



站内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淮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