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园地
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连载 第四讲)
2015-08-24

孟令涛

 

第四讲,反革命围剿与革命反围剿

其实,自工农武装产生第一天起,国民党军就采取剿灭政策。但是,剿而不灭,反而越剿越多,革命火种成燎原之势,从南到北形成多块革命根据地,建立工农政权,让老百姓真真实实地看到什么叫翻身解放,什么叫当家作主人。国民党政权惊恐万状,对中央根据地先后组织了五次大规模的围剿,下定决心在中国土地上铲除红军和红色政权,真乃气壮如牛。结果呢?红军实行战略大转移,将革命大本营安放的西北的黄土高原。用风水先生话说,那儿是口活气。

1930年10月、1931年2月、1931年6月、1932年6月、1933年9月,在三年时间内,蒋介石连续向中央苏区发动了5次大规模的“围剿”;共产党也针锋相对地进行了5次反“围剿”斗争,有声有色,演绎了中国历史上,甚至人类历史上空前惨烈的革命与反革命的生死肉搏。

第一次“围剿”发生在1930年10月底。蒋介石命令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调集7个师约10万人马,以九路军鲁涤平为总指挥,任命中央军18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向井冈山根据地“并进长追”,直扑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反革命大“围剿”。红一方面军在罗坊召开总前委会议,研究如何迎敌。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大会决定以红一、三军团为主,共约4万人对付敌10万人马。红军在宁都县黄陂、小布地区集结兵力,待机歼敌。12月29日,张辉瓒率领18师师部及两个旅进至龙岗,陷入红军的包围。30日,时任红四军军长的林彪率红四军向敌人发起猛攻。很快,敌军全线崩溃。张辉瓒见势不妙,便换上了一套下级军官的制服,躲进了万功山东坡的茅草丛中。林彪下令,兵分几路,一定要活捉张辉瓒。果然,张辉瓒被红四军战士捉住了。张辉瓒从洞中探出头来,声称要见黄公略。战士回答:“我们是红四军,军长是林彪”。他大叫:“我不见林彪,我要见毛泽东先生”。后来得知,他知道林彪年轻气盛,容易冲动,说不定来火了拔枪毙了他。几位红军战士将张辉瓒押解到龙岗,见到了毛泽东。松了绑的张辉瓒连忙向毛泽东行了鞠躬礼。毛泽东幽默地说:“张师长打到家门口来了,受到这样的接待,我们也是没办法也呀!”张表情难堪,低声说:“毛先生用兵如神,张某实在佩服。张某过去就对毛先生钦慕非常。”毛泽东准备让张辉瓒到红军军事当教员。不料,1931年1月28日,吉安东固苏维埃政府对张辉瓒进行公审,张辉瓒被当众枪决。龙岗战斗歼敌9000余人。5天以内,红军在龙岗、东韶打了两个胜仗,俘敌万余人,粉碎了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第一次“围剿”。毛泽东即兴赋詩:

万木霜天红烂漫,

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龙冈千嶂暗,

齐声唤,

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

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工农千百万,

同心干,

不周山下红旗乱。

词成功地运用了古代神话,形象地展现工农革命的高涨,正像改天换地的共公怒触不周之山那样,将20万反动军队击垮。反“围剿”的胜利令人欢欣鼓舞,《渔家傲》词也让人回肠荡气。

第二次“围剿”于1931年2月发动。蒋介石亲自到南昌,纠结20万大军,任命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为南昌行营主任兼总司令。鉴于第一次“围剿”长驱直入未能奏效,这次改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方针,在西起赣江东到福建建宁的800里长的地区构筑一条弧形战线,分兵四路,于4月开始向中央苏区大举进攻,并扬言“3个月内消灭共匪”。国民党大兵压境,红军只有3万多人,寡不敌众,不能硬拼。以彭德怀、林彪、黄公略为首的狙击部队依然采用毛泽东的“诱敌深入”方针,集中兵力,先打弱敌,在运动中,司机歼灭其他敌人。他们在东固隐蔽更0多天,不见动静。林彪心生一计,找来一位排长面授机宜。第二天,敌28师师长公秉藩部下抓到一位自称是红军排长的逃兵。公秉藩亲自审问:“朱毛红军主力现在何处?”红军逃兵招供:“红军主力就在离此不远的东固山中。”公秉藩立即向何应钦作了汇报。5月13日,红军截获敌人进攻命令:“28师将经中洞靠拢东固,47师王金钰部沿观音涯、九寸岭向东固攻击前进。14日晨开始行动。”

敌人果然中计。林彪率红四军火速占领观音涯、九寸岭两处要隘。当王金钰部进入伏击圈时,红四军与敌人展开千人白刃战,喊杀声响彻十里之外。同时,陷入红军包围的28师也被红军杀得七零八落,无法逃出包围圈。被俘的师长公秉藩化妆成士兵,趁红军释放俘虏时潜逃。经过一天的激战,红军共歼敌一个师又一个旅,缴枪5000余支。随后,红四军和兄弟部队一起,由东固、、福田自西向东攻击,扩大战果。其中,红35军军长邓毅刚率部从江西福田镇吉水中洞攻打国民党军王金钰第47师、公秉藩第28师,俘虏敌军官兵4000余人,缴获各种枪械3000余及无线电台一部。紧接着,又配合兄弟部队回师 向东,一直打到福建宁城一带。15天横扫700里,连打5个大胜仗,5月31日,赢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毛泽东又诗兴大发,写了《渔家傲·反第二次围剿》:                                  

白云山头云欲立,

白云山下呼声急。

枯木朽株齐努力,

枪林逼,

飞将军自重霄入。

七百里驱十五日,

赣水苍茫闽山碧。

横扫千军如卷席。

有人泣,

为营步步嗟何及。

毛泽东这首词将红军不怕流血牺牲、同仇敌忾、胜利的喜悦甚至战斗过程都融入其中。他的对手蒋介石痛感第二次“围剿”失败而身心具焚,在南昌召开高级军事会议,气急败坏地大骂部下无能,以至痛哭失声。

第三次“围剿”完全是蒋介石情趣所至。第二次“围剿”的硝烟还未散尽,6月21日,蒋介石又气冲冲赶到南昌行营,自任总司令,任命何应钦为前敌总指挥,急调陈诚、罗卓英、卫立煌、蒋鼎文等嫡系部队30万人马,兵分三路,向江西中央根据地发动第三次大“围剿”。

此时,红军主力仅3万多人。以3万敌30万,形势严峻到不敢相信。毛泽东却泰然处之,孙子兵法有“避实击虚”之说,我们就采取“避其主力,打其虚弱”的方针。红军主力从福建西部展开大迂回,绕过整个根据地南部,经过十余天的长途行军,返回了老根据地瑞金、兴国。部队几千里回师后,毛泽东就选择了一个伏击敌人的好地点--莲塘,此地是敌人中路军必经之地。8月6日拂晓,敌上官云湘部的两个师开进该地区。林彪指挥红四军等部队开始攻打,前卫连利用夜幕掩护,悄悄爬进敌军阵地,接近山顶时,前卫连一阵机枪手榴弹狂泻,并发起猛烈冲击。随后,总攻开始,大获全胜。此战俘敌1万余人,缴获电台了两部,活捉敌师长刘春荣及旅团长多人。

打下莲塘的当天,林彪率领红四军迅速东进,在良村团团围住敌54师。我军占领了制高点,从各个山头冲下来,将敌军切得七零八落,无法统一指挥反击,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全部被歼。龙岗离良村不远,敌周浑元部在此有严密的防御体系。毛泽东决定暂时不打有备有防额的敌军,仅派红三军佯攻,将其死死钉在这里,而令红、一、三和红七军团进攻东面的黄陂。黄陂敌军毛病丙文第八师在此修筑了大量易守难攻的工事,料红军不敢来攻。毛泽东摸准敌人这个心理,反其道而行之--打。红军采取三集中的战术:炮火集中、兵力集中和军号集中。8月11日,红军密集的炮火突然砸到敌前沿阵地,几十支军号同时吹响,在震天动地的喊“杀” 声中,各路红军突击队冲入敌阵,短兵相接,刺刀见红。战斗只打了一个多小时,全歼毛丙文师4个团。8月6日至11日,5天时间内红军取得莲塘、良村和黄陂三捷的重大胜利。毛泽东紧紧抓住这股气势,再来用兵神勇的大手笔。三次战斗结束以后,国民党军才发觉向西寻找红军主力是大错特错,急忙调整战术,转向东进。这些全在毛泽东掌控之中。红一方面军总部决定,以奇制正,除留下一部分兵力牵制引诱敌人向东追击外,主力立即西行,以隐蔽方式从敌人的包围圈中跳出,与迎面而来的敌军重兵集团作对面穿插。与此同时,邓毅刚率领红35军把国民党蒋鼎文、赵观涛两个师牵制于赣江东岸;把陈诚、罗卓英两个师牵制在万安;把蔡廷锴、沈仲汉韩德勤部困在东固,有力地策应了中央红军。后,邓毅刚率部返回瑞金,蒋光鼐、蔡廷锴、韩德勤纵队及陈诚、罗卓英纵队得以兵分两路向红军主力杀来,两路纵队相隔不足20里。而三万红军主力从其间穿过,稍有不慎,极容易被敌发现而遭到围歼。对这步险棋,红军指战员都敢走。因为第一次、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大家都信服毛泽东用兵如神。突破敌网后,红军进入兴国境内的楓边、白石一带进行隐蔽修整,寻机再战。红军主力向西突围时,担任诱敌任务的红十二军在罗炳辉带领下,拉开大步往东而去,沿途刷标语,设路障,白天公开打着红旗制造大部队行动的气氛。敌军确实很听话,一路紧咬,穷追不舍。追了好一阵子,终于接到准确情报,红军主力在兴国!敌人摸不透红军的真实意图,突然开始全线大后退。毛泽东又指挥根据地军民趁胜追击,各个击破逃敌。9月7日,红军向敌军发起总攻。

经过四个半月的奋战,第三次反“围剿”胜利结束。红军共歼敌17个团,毙伤敌军3万余人,缴获枪械2万余支。可惜啊,中共和红军的历史在这节节胜利的时刻出现了拐点,以王明为首的“左”倾机会主义窃据了党中央领导地位,将毛泽东排挤出党和红军许多领导地位,埋下失去中央根据地的祸患种子。

一而再,再而三地“围剿”,红军和根据地愈发壮大,蒋介石寝食难安。于是,于1932年6月,又发动了第四次“围剿”。蒋介石在庐山召开豫、鄂、皖、湘、赣5省“清剿”会议,采纳军师杨永泰的“军事与政治并举”,“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总方略。国民党在武汉成立“剿匪总部”,蒋介石自任总司令,调集81个师,63万人马向中央根据地进行“围剿”。这次,蒋介石也学习毛泽东,策应逐次转移重点,各个击破。他首先集中兵力鄂豫皖、湘鄂西两个根据地,待得手后,再移兵包围中央苏区,最后达到围歼中央红军的目的。

1932年7月,国民党以30万兵力对鄂豫皖苏区展开“围剿”。尽管红四方面军4·5万名将士英勇奋战,给来犯之敌以沉重打击,但种种原因,红四方面军没有取得反“围剿”胜利。10月,中共鄂豫皖分局书记张国焘带领大部分红四方面军跳出敌包围圈,而中央委员、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坚持留下来,领导鄂豫皖根据地工作。他是沈雁冰(作家矛盾)胞弟,红军唯一女将领张秋琴丈夫。不幸的是,同年11月20日,因肺病复发,在黄安县天台山芦花冲逝世,年仅31岁。

在围剿鄂豫皖根据地同时,蒋介石还调集10万军队向湘鄂西根据地进攻。湘鄂西分局书记夏曦一味执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采取单纯防御的作战方针,令红军分别把守,困守内线,与敌人硬拼,致使红军完全陷于被动出1932年10月,湘鄂西苏区红军不得不放弃根据地,仓促西进,向湘赣川黔边境转移。这就是说,蒋介石的战略目标基本实现,可以腾出手来“围剿”中央苏区,1932年底,国民党军30个师组成左、中、右三路军“分进合击”中央红军,企图将中央红军聚歼在闽赣边界的。这时,中央临时政治局已由上海迁入苏区,毛泽东被剥夺了军事指挥权,离开了红军的领导岗位。面对敌强我弱的态势,红军总政委周恩来和红军总司令朱德深黯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执行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路线,多次提出以“运动战”歼敌的正确意见。但苏区中央局仍屡电红一方面军总部,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强攻敌中心城市,以实现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1933年2月12日,周、朱在强攻南丰不利的情况下,当机立断,撤围南丰,实行战略退却,改强攻为佯攻,以一部分红军伪装成主力,向黎川运动,以钳制和迷惑敌人。林彪率红一军团隐蔽集结于黄陂以北地区,准备中途伏击敌52师和59师。红军悄悄进入伏击地区后,林彪亲率战斗力最强的红11师据守一道山沟,防敌逃跑。当敌52师进入我伏击圈时,林彪一声令下,攻击部队冲下山,将敌分割包围,激战3个小时,全歼52师,师长黎李明当场毙命。随后,我右翼部队将敌59师包围全歼。3月20日,陈诚率领的王牌11师进入东陂的草台岗,林彪率红一军团在此设伏,对敌发起猛烈攻击。由于旗鼓相当,实力不相上下我伤亡惨重。林彪决定动用预备队红九师。李聚奎师长率领红九师冲向草台岗,敌1师师长肖乾在混战中受伤。11师群龙无首,很快全师覆没。至此,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被彻底粉碎。我军共歼灭敌3个师俘敌2万余人。对此,蒋介石极为伤心。他在给陈诚的手谕中写道:“惟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痛”。第四次反“围剿”后,中央苏区地域扩大到湘赣闽粵4省,红一方面军发展至10万人左右,赤卫队发展到20万人。中央苏区进入全胜时期。这是大好事,后面又隐藏着大隐患。

1930年10月至1931年9月,在毛泽东、朱德的正确领导下,红一方面军连续取得三次反“围剿”胜利,中央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鄂豫皖、湘鄂西、湘赣、湘鄂赣等根据地也都发展到相当规模。时隐蔽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决定以赣南闽西根据地为依托,建立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1930年5月下旬,在上海秘密召开的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成立了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临时常委会。9月中旬,中央准备委员会在上海进行全体会议,讨论并通过第一次全国苏维埃全国代表大会选举条例,以及准备提交大会的宪法大纲、劳动法、土地法、经济政策和关于红军问题决议案等草案,并决定召开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经过一年的准备,1931年11月7日至20日,趁第三次反“围剿”胜利的空隙和氛围,中华苏维埃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叶坪村举行。来自闽西、赣东北、湘赣、湘鄂西、琼崖和中央根据地代表、红军部队代,以及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全国总工会、全国海员工会共610名代表出席了大会。毛泽东向大会作政治报告。大会选举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项英、张国焘等63人为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为执委会主席,项英、张国焘为副主席。大会通过了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和婚姻法。这样,工农兵政权就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了。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是,在蒋介石眼中,这国中之国,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另一方面,从莫斯科回来的一批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们批评毛泽东是经验主义,游击主义,甚至说,“山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从而排挤毛泽东,逼迫毛泽东交出党和红军领导权预留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当主席去”!“做地方工作去”!

果然,1933年9月,蒋介石自任总司令,调集100为军队,200架飞机,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空前规模的第五次“围剿”;果然,毛泽东被解除了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务,背着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大印去做调查研究。这两点不谋而合,给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打上必败的咒符。

蒋介石以50为兵力用于直接进攻中央革命根据地和红一方面军。国民党军队采用持久战和堡垒主义相结合的战术,以攻为守,趁机进剿,层层巩固,节节进逼,在苏区周围广筑碉堡,同时仍强调“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厉行保甲制度和“连坐法”,加强特务活动,对占领区实行血腥镇压和欺骗利诱相结合的政策。红军反“围剿”形势十分严峻。与此同时,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掌握红军军事指挥权。他们完全放弃红军过去几次反“围剿”中所采用的积极防御和运动战原则,实行右倾冒险主义的进攻战略,致使红军反“围剿”开始就陷入被动局面。9月下旬,国民党军占领了江西黎川。博古、李德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口号,命令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组成东方军收复黎平。红军在旬口取得胜利后,博古、李德极力夸大此役的普遍意义,并引以为据,贸然命令红军去攻打黎川东北的强敌。结果屡屡失败。至11月,红军连续战斗两个月,在敌与碉堡之间辗转往复,东奔西突,被动挨打。1933年12月25日,林彪红一军团被李德调往苏区北线,与准备精良的敌军展开了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的正规战。结果,红军损失惨重。接着,在凤翔峰战斗中,林彪再败,损失1100多人。林彪上书博古、李德,应该改变战术,变阵地战为运动战。他们高炳荣不听。4月上旬,国民党军集结11个师向中央苏区北大门广昌进攻。“左”爷们又提出“为保卫广昌而战”和“不让敌人侵占苏区寸土”的口号,命令林彪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红三军团死守广昌。红军将士血战18天,伤2万余人,亡4000余人,北大门失守。7月上旬,蒋介石调集31个师,兵分六路,向苏区中心地区进攻。博古、李德也学习蒋介石,采取“兵分六路”,“全线抵御”。结果,疲于应付,损失极大。在重大挫折面前,林彪和聂荣臻冒死决定,不遵照李德命令,打一个运动战。9月2日,林彪指挥红一军团秘密运动,预先隐蔽埋伏于温坊附近。然后以少量兵力敌三师脱离堡垒群,当敌人进入伏击圈,红一军团一阵猛打猛冲,全歼了敌三师两个团。第二天,敌第三师残部和第九师闻讯离开堡垒工事,又向温坊进犯。林彪指挥部队又将其包围消灭,共歼敌4000多人。接下来,林彪还想再打胜仗,但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已、成定局,也就是说,中央苏区将完全丧失。果然,9月下旬,国民党军进逼兴国、宁都、石城、长汀、会昌等地,中央根据地越来越小。红军想转移外线作战,这唯一出路,但实施起来也相当困难。蒋介石决心“一个月内消灭中央苏区的红军主力”,而且计划相当周密,军事力量非常强大,大有一口吞下中央红军主力之势。中央红军、共产党首脑、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所以能成功地实现突围,走上长征路,松毛岭阻击战起了关键作用。以前,想鲜有提及。现在,对松毛岭阻击战要大书特书一笔,对历史有个正确评价,对现实有铁血脊梁铸军魂的警示作用。

松毛岭地处苏区首府瑞金东大门。南、西、北三个方向连续失守,惟有东门这口气。松毛岭保卫战大致包括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红一军团和红二十四师为主,红九军团为预备队在作战地点在松毛岭下的温坊一带。也就是上面刚刚说过的9月2日温坊战役,红军将领不顾李德的命令,在朱德总司令的指挥下,红军先后打垮李延年纵队10个团,歼敌4000多人。这是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红军打的最好的一役。军团指挥所就设在松毛岭。第二阶段,红九军团接防,红五军团第二十三师、第三十四师暂归红九军团指挥,具体时间是1934年九月10日至294日。红一军团此时已承担迟滞北线之敌,以掩护中央红军各部集中转移的任务,这就和红军九团在松毛岭作战,共同组成和完成第五次反“围剿”战争的最后一战。第三阶段是红九军团和红五军团全部撤离,红二十四师接替,时间是1934年9月28日至九月30日。10月10日中央红军就撤离苏区开始长征。这长达一个月的松毛岭保卫战该是多么重要啊!舍此,大概历史将是另一番模样。敌我双方对这一仗都非常注重。蒋要灭我,我要涅槃,成败都在此一役。敌东路军三个师向红军阵地轮番进攻、轮番轰炸,双方抢夺山头,形成胶着状态。7天7夜,双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战争之剧,在此地可谓空前。

第五次反“围剿”结束了。

 

讲座者言:

    决策者正确与否,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负、革命的成败、千万将士的生死。第一、二、三次反“围剿”执行毛泽东的方针策略,红军以少胜多,中央苏区连成一片,建立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红军队伍不断壮大。在这样大好形势下,毛泽东被王明、博古解除了红军军队和党的指挥权。第四次反“围剿”,周恩来、朱德执行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路线”,结果仍然战胜了蒋介石。第五次反“围剿”,红军完全置于博古、李德的控制下,以阵地战对阵地战,以国家对国家,无异于以卵击石,彻底失败了。历史是铁面裁判最公正无私。先后五次反“围剿”就是明镜。



站内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淮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