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园地
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连载 第八讲)
2016-04-27

孟令涛

 

第八讲  红军突破湘江后的几次深刻反省

湘江战役,广大红军指战员怀着高度的政治热情和英勇献身精神,前赴后继,不怕牺牲,与国民党30万人马鏖战了五个昼夜,以近五万人的生命为代价,终于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全歼红军于湘江的罪恶计划,拼死渡过了湘江,继续走上了长征路。然而,面对人民军队建军史上最惨痛的败仗,人人都在深刻反思,为什么遭受如此大的损失?无疑,博古、李德瞎指挥是罪恶之源。博古自己也深感责任重大,眼下红军的危急处境跟自己绝对有关,但又无法挽救,害怕中国革命事业毁于自己之手。他越想越怕,精神恍惚之下,竟掏出腰间的勃朗宁手枪,慢慢举起来,对准自己太阳穴。就在手指已经触到了冰冷的扳机时,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突然从背后大吼一声:“你要干什么?”猛力夺下他的枪,语重心长地说:“越是在困难的时候,作为领导人,越要冷静,要敢于负责。”李德虽然没有举枪自尽,但也一筹莫展,唉声叹气。毕竟,他是最高三人团中负责军事指挥,又自命不凡,听不得不同意见。对此,广大红军将士早已看得很透,不满情趣遍及全军上下,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错误指挥,迫切希望恢复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更为重要的是,下一步行进方向是哪里?按最高三人团的意思,仍然迷恋着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拼死往蒋介石的口袋阵里钻。博古、李德于12月4日决定,中央红军继续西进湘江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周恩来深感这是一条是绝路,要中央红军与五、六倍于己的国民党军决战。毛泽东、王稼祥、洛甫(张闻天)一路争论这条错误的军事路线。12月12日,中央政治局临时举行的一次飞行会议,,即边行进,边开会。参加议事的人有博古、周恩来、洛甫、毛泽东、王稼祥以及李德等。中心议题是红军前进的方向问题。毛泽东极力说服博古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以免落入敌人罗网。但是,博古、李德坚持原有计划。12月11日,红军占领通道县,第二天举行中央通道会议。毛泽东的正确意见得到多数同志的同意。会后,中央军委于开会 当天19时30分下达了《我军明十三号继续西进的部署》。电令“一军团之第二师及九军团应前进至新厂、崖鹰坡、溶洞地域,向靖县派出警戒,向白路口及黎平方向继续派出侦察部队。其第一师相机进占黎平。”李德对此极为不满。博古、李德坚持与二、六军团的计划被否决。他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国记事》中说:“毛泽东又一次粗暴地拒绝了这个建议,坚持向西进军,进入贵州内地。毛泽东这次不仅得到洛甫、王家祥的支持,而且还得到了当时就准备转向的“中央三人小组”成员周恩来的支持,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票。由此可见当时斗争的激烈,也可以看到中央高层正能量在迅速聚集。中央红军12月15日占领黎平,各路国民党军离中央红军还有3天路程,这为中央红军在黎平举行政治局会议赢得了时间。在这危急关头,毛泽东又一次挺身而出,力主红军西进贵州。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中心议题是,体制改革是红军战略转移的方向问题。会议上激烈争论是必然的。但最终放弃了与红二、六军团会师和建立湘西根据地的计划,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鉴于目前所形成的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会后,中央军委于当日紧缩机关,充实战斗队伍,军委一、二纵队合并为军委纵队,刘伯承任司令员,陈云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副司令员。19日,将一、九军团编为右纵队,中央军委纵队和三军团、五军团编为左纵队,继续出征。这是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转移。这一重大决策,将几十万敌军甩在了湘西,使红军争取了主动。也可以说,也是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转移方向的转变。这一转兵,不仅避免了红军全军覆灭的危险,还确定了红军进入黔北地区以后的行动方针。会后,周恩来将决定和译文给李德送去,李德用英语与周恩来大吵起来,周恩来拍桌子,把马灯都震灭了。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1日又在猴场举行会议,重申了黎平会议的决定,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主要是同蒋介石的主力部队作战,消灭其一部,以彻底粉碎五次围剿。

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从思想上,组织上为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的召开作了重要准备。陈云同志说:“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召集,是基于在湖南及通道的各种争论而由黎平政治局会议所决定的”。周恩来同志说:“经过不断斗争,在遵义会议前夜,就排除了李德,不让李德指挥作战。经过这一系列的反思和斗争,我们党更加趋于成熟。



站内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淮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