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园地
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连载 第九讲)
2016-05-23

孟令涛

 

第九讲  突破乌江、占领遵义

通道转兵,黎平转向,猴场决议,红军迅速挥师西进。突破乌江便是渡过湘江后积极主动攻击敌人第一仗。

乌江,又叫黔江,是长江在贵州境内的最大支流,也是贵州第一大河,全长2000余里,自西南向东北横贯贵州全境,将贵州划为南、北两部。乌江江面宽阔,水深流急,两岸山峦重叠,形势险要,自古称天险。蒋介石和贵州军阀王家烈将其视为阻止红军北上,夹击和消灭红军的一道天堑。守敌乃所谓“贵州剿匪后备总指挥”侯之坦驻扎,在黔北的赤水、习水、仁怀,遵义一线。红军到达乌江之前,侯之坦已经周密布防,决心死守乌江,信誓旦旦地说:乌江素称天险,红军远征,长途跋涉,疲惫之师,必难飞渡。攫取贵州军政大权的王家烈既怕红军长期战领黔北,更怕中央军抢去他的地盘。中央军薛岳也命吴奇伟、周浑元危追红军至黄平、镇远一带,桂军又先到达都匀,他们决心与红军在此较量一番。面对这种险恶形势,红军只有强渡乌江别无其他选择。中央军委决定从江界河和回龙场两地分3路偷渡乌江。

第一路,红一军团红二师负责在江界河口偷渡;

第二路,红一军团红一师负责在回龙场强渡;

第三路,红三军团在岩坑渡口强渡。

每一处都是血与火的拼搏和智慧的博弈,并发生许多险象环生又让人捉摸不透的离奇故事。

1935年1月1日晨,担任偷袭任务的红二师红四团团长耿飚和政委杨成武亲自领导渡口实地侦察。面对250米宽水流湍急两岸悬崖陡壁,又大雪纷飞浓雾弥漫的江界河,怎么强渡,团长政委心中运筹着方案,并立即向师领导作了汇报。第二天,开始实施试渡。红四团以一营兵力配备工兵部队隐蔽赶制了几十个竹筏,挑选了18个能攻善守,又会游泳的同志,实施强渡。主攻方向,又从18名勇士中挑选8人先行下水,任务是拉过一根缆绳,以便后续部队过江。杨成武政委给每人斟满一碗酒,8位同志一饮而尽。耿飚下令“出发!”8个战士迅速脱下上衣,打着赤膊,腰插驳壳枪,头顶一捆手榴弹,跳进刺骨冰冷的江水,拖着缆绳,勇猛而艰难地向对岸游去。快到江心时,敌人突然射来密集的子弹,迫击炮弹也在江面爆炸,勇士们不顾一切奋勇前进。进到江面三分之二时,缆绳被炮弹打断。勇士们不得不返回,一个战士中弹牺牲。试渡失败。经过总结,红二师决定以四团一营实行夜间偷渡。黄昏后,一营肃穆地集结到江边。每一个登筏的人除配备必要的武器弹药外,还带着手电筒和火柴以便到对岸发出联络信号。

第一个竹筏下水了。三连连长毛振华率领传令兵一人马(枪一支),轻机枪员三人(机枪一挺),跳上了竹筏迅速离开江岸,向江心划去。敌人没有发觉。

第二筏、第三筏也相继下水向对岸划去。岸上的同志焦急地等待着信号。时间在迅速消逝,10分钟、二十分钟,岸边静得几乎听到心跳。30分钟以后,第二筏同志回来了。他们被激流冲 下5里,险些翻筏落水,不得不返回。第三筏也回来了,被激流冲下2里远,辨不清方向,只得返回。

毛连长他们第一筏呢?既无光亮信号,又无人员返回,真急人。整整等了一夜,丝毫反应都没有。军委副总参谋长张云逸来到红四团说:“追踪我们的薛岳部队离这儿不远了,红四团必须迅速完成渡江任务要求越快越好。”红四团党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背水一战。

1月3日9时,红四团强攻开始,而且打得非常激烈。第一批渡江的3个竹筏登上了十几个战士。他们冒着雪后严寒,打着赤膊,穿着短裤,带着武器,在我浓密的火力掩护下,奋力向北岸前进。100米、80米、50米,竹筏迅速靠近北岸。敌人慌了,疯狂地向三个竹筏射击。突然,敌人阵地的石崖下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接着,又是手榴弹爆炸声。奇怪的是,枪不是向竹筏打,而是向敌阵猛打。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敌人感觉是“神兵天降”,不知道枪口该向何处放。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也使我军指战员非常惊异。他们到底是谁呢?是不是自己人? 是不是毛连长?敌人的火力被吸引到崖底,我们的竹筏趁机达到了对岸。冲锋号响了。竹筏上的火力和崖底的火力相交叉,打得敌人狼狈不堪。刹那间,崖底的人冲上来,占领敌人阵地,竹筏上的指战员全部冲上对岸。江界河口强渡胜利了。

事后才知道,对于毛连长他们,这一夜太不寻常了。昨夜,他们的第一筏过了江,上了岸,隐蔽在敌人阵地下二、三十米 的地方,又不便发信号,只有静等后续部队攻上来。可是,等了一夜,就是不见自己的队伍攻上来。雪花纷飞,寒风呼萧,穿着褴褛军装的5勇士依偎在一起,终于等来了配合大部队作战的好机会,为强渡乌江作出了重大贡献,在长征胜利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红四团三连连长毛振华得到红星奖章,其余每人都奖军装一套。

与红二师四团强渡同时,红一师在龙溪回龙场组织强渡,稍晚半天,也强渡成功。这一段乌江宽百米,水深流急,两岸是悬崖峭壁,地形非常险要。红一师一团是先遣团,团长杨得志派前卫营强渡过江。前卫营刚踏进乌江浅滩,守敌立即开火。营长孙继先带领战士冒着炮火冲过去,摧毁敌人的工事。敌人躲到后山去了。作为先遣团长,杨得志心中明白,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消灭敌人,而是要保证中央领导机关和全军部队安全过河。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杨得志和政委商量后决定,立即组织力量到附近村庄去收购船只、木料,请教老乡渡河的办法。老乡说,渡乌江必须具备3个条件:大木船、大晴天,加上熟悉水性了解乌江特点的好船夫。这3个条件,当时一个也没有。在一筹莫展时,江面上漂移着一根竹子,一起一伏。他们灵感顿生,扎竹筏,漫山遍野都是竹子,赶快扎竹筏。全团齐动手,砍竹子,搓麻绳,甚至战士的绑腿都用上了,三个小时过去,就扎成了一个1丈多宽,两丈多长的大竹筏。 第一个竹筏在江心被巨浪掀起,8勇士落水,试渡失败。团长杨得志对孙继先说,“一定要渡过去。”孙继先带领十几个勇士选在下游水流稍缓处下水。一个小时后,“乒”、“乒”两枪从对面山上发出,这是我们的同志发出的联络信号,夜渡成功了。我整装待发的另一只竹筏也飞速向对岸前进。同时,我军的“三七”小炮、机关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发威,以猛烈的炮火快速的动作占领了对岸敌人的全部阵地。我军背水作战的危险解除了。

红三军团前卫师十三团几乎与江界河、回龙场渡口强渡的同时,在岩坑渡口胜利地渡过了乌江。这段乌江宽百余米,水深七、八米,无法涉渡。他们是在老乡的帮助下,弄来十几条木船,扎了几十只竹排,一百多副门板,多数习水性的战士武装泅渡。先头部队过了江,架设浮桥,红三军团胜利地渡过了乌江。我中央红军三路突破乌江天 险,惊破了敌胆,黔守军望风而逃。

红军渡过乌江,进军矛头直指黔北重镇遵义。中央军委决定,我军分左、中、右三路前进。左路纵队由红三军团组成;中路由红二师、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组成;右路纵队以红一军团及红九军团组成。夺取遵义由红一军团完成。

同时,军委指示三路人马,“加紧扩大红军”,“迅速征集资材,部队要有半个月的存粮。”

红一军团将夺取遵义的任务交给红六团。团长朱永秋和代理政委王集成“鞍上办公”,决定以一、二营为突击营,从遵义城东、南两面突击进去。1月5日黄昏,部队进到离遵义90里的团溪,团长给一营营长打电话:“明天,我们团作为前卫,你们一营是前卫营,要不惜一切代价占领遵义。”“是!”曾营长回答得斩钉截铁。曾营长了解到,离遵义30里地,驻扎黔军一个营,号称“九响团”,是进军遵义的一个钉子,首先要拔除这个毒钉,全部解决,不许漏掉一个,以免走漏消息。这天夜里3时许,天降大雨,敌人以为红军不会进攻,哨兵也没有发觉红军的到来。前卫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奇袭,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军号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敌人除了被击毙以外,全部当了俘虏。“九响团”被歼,扫除了进军遵义的外围。为了详细了解遵义城内敌情,王政委从俘虏中找到一个连长。我恩威并加,敌连长如数家珍地道出了遵义城中具体情况。由此决定诈取。王政委和朱团长决定,我前卫营化妆成敌人,利用俘虏去诈城。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同意这个方案。战前,王政委作动员讲话:“同志们,你们一营勇敢善战,是一支英雄的部队,是我们六团的主力。长征以来,你们多次担任前卫,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任务。今天,你们出色地打垮了敌人‘九响团’,马上就要去打遵义。遵义是黔北重镇,中央军委很重视这个地方。刘伯承总参谋长亲自来指挥我们作战。中央首长也要陆续上来。团党委希望你们不怕艰难困苦,饿着肚皮冲上去,打开一条通道,把遵义拿下了。”又是一个大雨滂沱之夜,曾营长带领三连和侦察排,还有全团二三十个司号员,一色的国军装饰。那个敌连长和十几个教育过来的俘虏走在最前面,其余部队稍后一点跟进万一诈城不成功,就强攻。冒着雨,我部队急行军2小时,到达遵义城郊,可以看到城头上的灯光。曾营长命令部队装成败退下来的样子,慌慌张张向城根跑去。

“干什么的?”城楼上的哨兵凶狠地问。

“自己人!”俘虏兵用贵州话回答。

“哪一部分?”哨兵又问。那个俘虏连长以心有余悸的口吻回答:“我们是外围营的,今天叫‘共匪’包围了,庄子丟了,营长也被打死了。我是一连连长,领着部分弟兄好歹逃出来了。后面‘共匪’还在追赶我们,请快开城门,救救我们。”

“吵什么?”一个当官模样的人用手电筒向“败兵”身上照了又照,问:“你们营长叫什么名字?”敌连长当然对答如流。 城头上人确认城下嚷嚷的是自己人,守敌就放下门栓,打开城门。敌人向先冲进去的我侦察排发问:“怎么‘共匪’已经过乌江啦?来得好快呀!”我几个身高力大的侦察员立即将手枪对准那两个家伙的太阳穴,厉声说:“是啊,现在已经进入遵义城。告诉你们,我们就是中国工农红军!”两个敌人吓得瘫倒在地。我大队人马一拥而入,二三十个司号员一起吹响了冲锋号,我后续部队发起了冲锋。1月7日,黔北重镇遵义宣布解放。自此,蒋介石对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五次“围剿”才彻底打破,工农红军才积极主动向敌人进攻。

占领遵义后,为筹备遵义会议,中央红军作了军力部署。

红一军团的一师、二师和十五师从遵义附近进到桐梓、新站、松坎地区,共同防御遵义北面;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分别驻扎懒板凳、老君关、刀把水、团溪、袁家渡、江界河、孙家渡一带,共同担任遵义南面的防御;红九军团驻扎湄潭、绥阳一带,警戒来自东面之敌。这样,红军就控制了纵约二三百里,横约一百余里的地盘。

与军力部署相应的是一系列政治活动。中央军委移驻遵义;成立遵义警备区,总参谋长刘伯承兼任司令,陈云任政委;国家政治保卫局将遵义地下党成立的“红军之友协会”

改名“红军之友社,”挂出牌子办公,组织群众欢迎大会;开创新区,建立川黔边苏区根据地;建立地方党组织。粉碎蒋介石五次反革命围剿,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中国革命面貌在遵义都出现新气象。这一切,都在预示着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重要会议即将在这里召开。



站内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淮安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备案号:苏ICP备05001951号
网站访问量: